网络流行音乐网门户

总有一首歌,藏着你不能说的事和不想忘的人.

2023-05-10 14:56:27

我以前听过一个讲座,主讲人是一位知名编剧。他用一首歌举例子,拆解了旋律背后的故事。好的歌曲自有一种画面感,但听歌的过程却总是伴随着回忆或怀念。它似乎是身上一块永难根除的伤疤,记录我们曾走过的路,经历的往事和千百张再也找不回的面孔。


所以我们才爱唱KTV,即使唱得不好,也爱听别人唱。未必是一首歌有多好听,而是总有一首歌,里面藏着我们不能说的秘密和不想忘的人。


在所有词不达意、欲言又止的时候,是谁存在,你的歌声里?

 

在那些开放的路上
踏碎过多少理想
在那张高挂的面上
被引证了几多

——Beyond乐队《大地》

 

就在前不久,我飞了一千多公里,去参加一位朋友的葬礼。逝者是我的中学同学,一个学数学教育但最后抱着吉他做了夜场歌手的人。我毫不惊讶他当初的选择,因为在我看来,他做这个决定就像河流汇入大海一样自然——他是热爱歌唱的人,曾经凭着一首自弹自唱的《大地》打动了无数人的心,尤其是青春期的少女们。

 

我读书的那个年代,听Beyond乐队的歌绝对是酷劲十足的事,用现在的标准来说,绝对超过一大把解决问题的烤串、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二锅头、和男友默默为女友买光购物车收藏的爱心指数。它是激越的、冲动的、奔流向前的,虽然那个时候并不清楚歌词里到底讲了什么,但那里边蕴含的能量,已经让我们这些小镇青年有了走出去的勇气。

 

如前所述,他大学的专业是数学教育,但据说拿到毕业证的那天,他就把文凭扔了,决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然后坚持了很多年。按照我曾经的看法,他的外形并不出众,声音条件也不好,个子还不高,在讲究商业包装的今天,几乎找不到亮点——但他就是坚持了下来。也许,在他抱着吉他开口唱歌的时候,他就是自己的主宰。

 

我们自从中学毕业之后就鲜少见面,唯一一次他来北京转机想去三里屯看看,还被我劝住了。他说三里屯是每个夜店歌手都该去朝圣的地方,我反驳说,三里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,你不去,它的美好还是传说;你去了,这美好也许就会消失掉。他听了我的话,决定不去,末了,又像是给自己一个交代,说留着以后再去。但脑溢血夺走他生命的时候,这个“以后再去”就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。

 

他被送进焚烧炉的那一刻,我们到场的几个同学轻轻的唱起了《大地》,为他送行。黄家驹说过,只要音乐不死,人类就不会消亡。现在,他与时间一起永恒了。

 

对于这个世界

你是一个麻烦

对于我

你就是整个世界

——左小祖咒 《忧伤的老板》


 

2004-2010年,是我听许巍的几年。不是我精神错乱,贴了左小祖咒的歌词却写跟许巍有关的事,实在是从许巍到左小,中间横亘着一个故事。

 

04年,我刚刚参加工作,对于诗歌和远方,有着朦胧但坚定的信念。正好有一个同事也喜欢他,一来二去,我们就发展起了革命的友谊。05年8月的时候,许巍在北京开《绝版青春》演唱会,我没有抢到票,但又不死心,就拉着他去了工体,想通过黄牛弄几张票。但事实证明,平日里节衣缩食的粉丝们在关键时刻一点也不含糊,100的坐票炒到800依然大有人抢着要。囊中羞涩的我们捏着四张老人头,默默地准备打道回府。

 

这时,忽然有个老人迎面冲我们招了招手,那手里赫然是两张演唱会的票。原来,那是他儿子单位的赠票,儿子没空,就给了老两口。老人家也不好这口,就想着到门口来卖掉。他们也不贪心,就想找个看起来面善的人原价卖掉。机缘巧合下撞见了垂头丧气的我们,于是向我们招了招手……我们激动得简直不敢相信,但好运气就这么神奇的降临到我们头上。

 

和他的关系,一直很默契地存在在歌声里。后来我换了工作,我和他还时常因为听到一首好听的歌而互相发给对方。去年,他结婚了。我听到消息的时候,正好在跟别人喝酒。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,但很快又坦然。

 

酒局散了往家走的时候,小雨稀稀落落地下起来。等车的时候,几次想发条消息给他,但写了几次,竟然写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。

 

车来了,我跳上车,找了个座位坐下。手机里恰好播到这首《忧伤的老板》,我听了一路,忽然就明白了什么——离别时的拥抱,告别后的转身,说再见就再也不见的人,这些都是我们不想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隐痛。“不打搅你的幸福,但别忘了我。那些在一起的日子里,你曾是光芒一样的存在”。


但最终,我没有选择Send。

 

穿过旷野的风 你慢些走

我用沉默告诉你 我醉了酒

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

连风都听不到 听不到

——安来宁 《乌兰巴托的夜》


 

前些日子我自驾去了趟阿尔山。车行呼伦贝尔草原的时候,人都不自觉的舒展开来。尤其是夕阳西下时,草原空旷得有点苍凉的意味。忽然想该放点什么——没来由的,选定了《乌兰巴托的夜》。

 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《乌兰巴托的夜》成了我最爱在车上放的一首歌。这首据说是蒙古国“成吉思汗乐队”1985年创作的歌曲,在国内有无数个版本,谭维维唱过,左小祖咒唱过,贾樟柯让赵涛在《世界》里唱过,但我最爱的,却是安来宁那一版。

 

安来宁和他的乐队不是大众意义上的知名乐队,搜他们的资料,只知道他的身份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高级财务经理和歌手之间转换。业务水平多高不得而知,但他的《乌兰巴托的夜》,分分钟有种让人掉眼泪的力量——我想,这多半来自一个人对自我的认知以及这背后的笃定吧。

 

“少年去游荡,中年想掘藏(捡到宝),老年当和尚”,曾经看过的小说内容已忘了大半,但这句歌谣却清晰的浮现在脑海。太多人感叹李宗盛的《山丘》写出了他们内心的隐秘,但于我,《乌兰巴托的夜》才是最合适的表达。

 

我最近的事业有些挫折,想写一个很庞大的故事,但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——质疑的声音太多,但你自己知道,其实在质疑你的时候,对方也并不见得比你更清楚些什么。但质疑的力量又在于,它让你清晰的认识到,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强大,你还是要一步一步来。

 

我爬上阿尔山驼峰岭天池的时候,决定一定要去一次乌兰巴托,感受一场名副其实的“乌兰巴托的夜”。而对于即将要做的事,唯有慢慢来。

 

Oh,Friend

我对你的想念,

此刻特别强烈,

我们如此遥远。

——顺子《Dear Friend》


 

罗兰·巴特在《恋人絮语》里写到,“如今孤独成了百货商店里最低折扣的商品,如同瘟疫,如同路灯下低头走着的流浪小猫,没有人愿意把它抱在怀里。人们在一起唱歌,哪怕唱的那些歌词并不是内心深处的歌。”


孤独还好,最怕的是因为想念一个人而造成的孤单。


我至今依然能清楚计算,那个人离开了有多久。我也清楚记得,所有关于他的联系方式。只要动动手指,我还能窥视到他的生活。但我不可以,分开时既然说过要各自重新开始,就真的不要再去打扰。


想起《Eat,Pray,Love》里面那一段,年长的男人劝说心碎的女人:你要还想他那就想、你要还爱他那就爱,每一次想他、每一次爱他时,就顺便为他送去一些祝福吧,然后放下——你不会永远这样的。


于是,在这些年我每一次想到那个人时,顺子这首歌就悄悄然地在心底响起,秋去秋至,白云依然无言。失联这么久,也许连朋友都算不上了,只是那些感觉还是好的。爱的依然爱,眷念的依然眷念,我并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,但真诚地希望你遇到的另一个人,能如我这般,珍视你的好。


至于我,我过得挺好的。伤心有时,但并不至于放弃自己。日子很平顺、工作努力,得到了许多的欢喜。你曾喜欢过积极开朗的我,如今我依然没让你失望。


你最后成了我时常哼唱的一首歌,那旋律很美。

 



拉拉杂杂,写完这些歌里的故事,也就再多说几句与音乐有关的题外话。曾经不止一次推荐过蓝牙音箱、降噪耳机,就是因为音乐对生活如此重要,尤其当你独处的时候,无论是喝着酒、泡着澡、或者一动不动坐着,想交流、想倾述的欲望,不必通过手机与人闲聊,打开音响,点出自己爱的那首歌,安静听着,就好像唱歌的人在对你说:你的故事我都了解呵,就让我唱出你的情绪、你的感受。




我现在自用的,是KEF的MUO Ross Lovegrove首发特别款。买过许多同等级、同功率的无线蓝牙音箱,发现KEF在还原手机下载音乐时,音质几乎是最出色的。作为英国殿堂级HI-FI品牌,就连小小的MUO都能实现脉络清晰、高音细腻、低音浑厚,完全接近无损的CD版本。50平米的室内空间,买这一只小巧的MUO,即可完美覆盖。价格也相当亲民。




当然,我喜欢好的声音,更喜欢好的外型。买MUO,就贪它似一只小小的渐变多彩匣子,放在家里的边桌上,不突不兀,又精致讨喜。只是里面装的不是线香、珠宝,而是音乐。


好音乐,要配好器皿。


这是我的私人推荐,仅供你参考。


重点是,当你读完这一篇,如果想到了什么歌,请留言告诉我,我想知道你的故事和你的歌单。


祝,周末愉快,音乐不断。




喜欢,就转发。


戳我 ►
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,我努力为你提供有内容的内容。
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络流行音乐网门户